主页 > S艺生活 >如果工资降低无法重振就业状况,那幺调降利率又怎能重建支出水準 >

如果工资降低无法重振就业状况,那幺调降利率又怎能重建支出水準

2020-07-02 来源:S艺生活

几个世纪以来,货币与银行金融炼金术都被视为实力的泉源,但其实这两者是资本主义经济体系最脆弱的环节。唯有仰赖知识革命,才足以驱动改革货币与银行体系以及全球经济制度的长程计画,而那多半将是下一个世代的任务。儘管如此,我们不能以之作为暂缓改革的藉口,毕竟未来将会因下一场危机而受苦的是当今的年轻人──如果未能推动改革,未来危机所造成的经济与人类代价,绝对会比上一场危机更庞大。

如果工资降低无法重振就业状况,那幺调降利率又怎能重建支出水準

莫文.金恩(Mervyn King,经济学家,2003-2013年英国央行总裁)

译|陈仪

  外界对于凯因斯的质疑主要有两种形式。首先,为何无法藉由减薪来刺激劳动力需求,并进而矫正失业率?

  凯因斯强烈认定减薪不是解决需求萎靡的药方,这个观点和他的多数前辈与同侪的信念大异其趣。唯有透过拍卖模型的严密度才能看出为何他的直觉正确无误。在那个巨大的拍卖场上,某个供过于求的商品一旦降低价格,就可能恢复供需的平衡,因为那个降价行为是发生在一个会彻底重设所有价格(以便确保每一种商品与劳务的市场供需都能达到平衡)的情境中。而凯因斯主张,在现实世界里的工资降低将导致所得减少,并进而可能使得消费者支出降低,这又进而将改变企业与家户部门对未来需求的预期心理,而预期心理的改变则可能导致整体支出发生自我强化的衰退──这是一种「乘数」效应。当攸关未来所有支出决策的市场全都存在时,工资与物价弹性确实有助于协同众人的计画。但由于实务上这些市场并不存在,一旦遇到工资与物价下滑的情境,所得就可能降低,而且无法刺激当期的需求。

  第二个问题和第一个问题有关:为何货币供给的增加无法刺激支出,并促使经济体系回归充分就业?凯因斯的答覆是,在经济萎靡阶段,流动性──紧急货币──的需求非常高,所以进一步的货币挹注将直接成为闲置现金余额(这些现金余额是对未来广义购买力的某种请求权)的一部份,无法对当期的支出造成任何影响。这幺一来,经济体系将被困在一个「流动性陷阱」(liquidity trap)里。

  凯因斯学派未能将「降低工资可能无法降低失业率」的论述延伸到与利率有关的对应陈述,这一点着实令人讶异。过去几年,经济学家理所当然地认定,如果实质利率降到够低的负水準,投资活动和消费支出自然就能提振,产出也会回归正常水準。他们主张,各国央行未能有效提振经济,应该归咎于官方利率的0%下限。不过,在很多关键市场都付之阙如的这个现实世界里,协同问题让那个观点显得不是那幺有道理。

  如果工资降低无法重振就业状况,那幺调降利率又怎能重建支出水準?在「其他条件」都相同的情况下,实质利率的降低,预期将能提振消费支出与投资支出,但问题是,「其他条件」都不会相同。举个例子,针对所有形式的金融财富实施负实质利率(说穿了是一种财富税),等同于没收储蓄者的所得,这个作为有可能改变世人对未来的有效财富税率的预期心理。举个例子,如果有人告诉你,你以货币形式在帐户中持有的资产将被课徵5%的财富税,你就有可能会决定今天先把钱花掉(这是事实),但也可能因为不知道政府明年还会再实施什幺政策而担忧,并未雨绸缪地减少支出。家户和企业部门很有可能为了应对无法预测且不可知的未来而谨慎保存手上的资源。最终的结果将取决于预期心理。

  「流动性陷阱」分析已成为近几年经济成长迟缓分析报告里常用的理论基础。而流动性陷阱分析是以传统上仅分析「东西」的经济学模型为基础,而非以「意外总会发生」的极端不确定性经济学模型为基础。凯因斯学派和新古典学派探讨整体经济景气波动的模型具备一个共同的错误,即是这两种模型都只关乎「东西」的经济学。我的意思是,它们都聚焦在总支出──即总合需求──而没有严肃看待以下事实:家庭可购买的事物相当多元,以致经济体系的支出计画就出现了协同上的问题。如果家户和企业部门的唯一选择是买「东西」,那要协同各方的计画就会容易许多,因为只需要调整一个价格(实质利率,即以明日物品而言的今日物品价格)就能将经济体系所有部门想储蓄的总金额和想投资的总金额调和一致。然而,市场经济体系的目的是要为家户与企业部门提供机会将金钱花费在五花八门的商品与劳务上,同时针对无法想像的事件或机会保留一些资金。极端不确定性(意外总会发生)的存在,代表能藉由价格波动来达到某种均衡的很多市场不可能存在,实际上也不存在。市场经济体系无法协同各方的支出计画,因为有太多市场是目前不存在的,于是市场经济体系无法自我稳定,以致总支出偶发性地急遽上升或下降。传统的总体经济学是 「东西」的经济学,而我们需要的是极端不确定性总体经济学。

  即使利用货币政策把实质利率降到负值,也无法保证需求绝对会因此上升。在「东西」经济学的世界里,负实质利率或许能促使支出上升。但在一个隐含极端不确定性的世界里,目前不得而知的未来商品与劳务市场,并不会提供任何价格讯号来鼓励业者从事能满足未来需求的投资活动,甚至当民众预期的未来需求降低,投资活动也会下降。所以,我们有很充分的理由主张,将总体经济问题归咎于0%的利率下限有言过其实之嫌。

如果工资降低无法重振就业状况,那幺调降利率又怎能重建支出水準

  保罗.克鲁曼(另一位诺贝尔奖得主)在他针对凯因斯学派模型所撰写的一流解说文中,将凯因斯的仰慕者分成两类:其中一群人认为凯因斯最重要的启示是「不确定性的重要性」,而另一群人则相信凯因斯最重要议论是「总合需求有可能普遍不足」。克鲁曼认为自己属于后者。不过,这种二分法是错误的,因为这两个议题显然彼此相关且纠缠不清。凯因斯的关键独到见解是,极端不确定性代表一个资本主义经济体系需要货币与信用,所以这样的经济体系和拍卖经济体系的那种一般均衡(general equilibrium)是完全不同的,在现实世界,协同个别支出计画与维持充分就业的囚犯两难永远都存在。新古典学派经济学家则认为凯因斯学派的说词缺乏严谨的基础,于是他们着手根据「以一份详尽的未来结果清单来定义一个可表现出未来之不确定性的已知机率分布」的假设,发展出各种理论。换言之,他们在这个过程中排除了极端不确定性。

  不可否认地,我们确实能根据某种机率框架来理解很多经济行为的重要面向,尤其是当我们试着了解为何一九七○年代上升的通货膨胀会和高失业率并存时,最后会发现预期心理在这当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理性」预期(rational expectations)是解答这个难题的最重要概念,所谓理性预期就是和根本现实一致的预期心理,这个概念最先是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约翰.穆斯(John Muth)提出,而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家暨诺贝尔奖得主罗伯.路卡斯(Robert Lucas)进一步将这个概念发扬光大。经济学家所谓的理性预期就像是一般人所知道的「有时候,你有可能愚弄所有人,也有些人可能永远被你愚弄,但你绝对不可能永远愚弄所有人」。这个概念有助于解释为何放任通货膨胀上升不会促成失业率永久性下降。想像一下,某个经济体系目前的失业率处于「自然」水準 ,整个劳动市场处于平衡状态,通货膨胀也固定不变。如果这个经济体的政府为了将失业率压低到自然水準以下而提高支出,那幺,新增的劳动力需求将会推高工资。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恢复企业的利润,价格也必须上涨,如此一来,实质工资自然又会回落到原始水準。如果一般人预期政府将继续试着压低失业率,那幺,工资和物价将亦步亦趋地连环上升。到最后,失业率又会回归先前的自然水準,所以,增温的通货膨胀并不能达到顺带使失业率永久降低的目的。那就是英国政府的命运:历经一九六○年代至七○年代通货膨胀与失业率同步上升的经验后,英国终于了解到这两者之间没有永久的权衡折衷。

  当人民搞懂政府与中央银行等主管机关的行为模式后,民间部门就会对这些主管机关的系统行为模式产生预期。

  儘管在分析政策干预的成效时,理性预期的概念非常重要,但它也非永远有效。在一个隐含极端不确定性的世界里,我们没有任何方法可确认未来各种事件的发生机率,也没有任何一组等式能描述一般人意图如何应对(而非最适化)那种不确定性。经济学家常说,「想打败某个模型,就得靠另一个模型」。不过,这种说法轻忽了一个事实:儘管我们可用代表最适化行为的等式来描述一个隐含风险的世界,却不能用这个方式来描述一个隐含极端不确定性的世界。

  在隐含极端不确定性的世界里,货币、所得、储蓄和利率之间的经济关係根本不可预测。世上没有任何独特的「最适化」行为可确立中央银行及其他经济学家预测模型里的等式。那倒不是因为人类或市场不理性,而是因为我们不了解理性企业与家庭会如何应对极端不确定性,所以我们也无法预测到经济的激烈波动。结果显示,很多经济关係的统计估计都不稳定,而且会在危机时期失準。

(本文为《金融炼金术的终结:货币、银行体系与全球经济的未来》部分书摘)

如果工资降低无法重振就业状况,那幺调降利率又怎能重建支出水準

书籍资讯

书名:《金融炼金术的终结:货币、银行体系与全球经济的未来》 The End of Alchemy: Money, Banking and the Future of the Global Economy

作者: 莫文.金恩(Mervyn King)

出版:脸谱

[TAAZE] [博客来]

随机文章

NBA历史上有多少MVP组合?结局如何?
NBA历史上有多少MVP组合?结局如何?
随着韦少加盟火箭与哈登联手,NBA又一对MVP组合诞生了,那幺历史上到底有多少对MVP组合呢?他们联
NBA历史上的8位控卫状元!成材率极高,Fultz让人担忧
NBA历史上的8位控卫状元!成材率极高,Fultz让人担忧
都知道,如今的时代可以说是后卫盛世,由于防守规则的改变等种种原因,优秀的后卫越来越容易打出成绩,尤其
NBA历史上的8大空砍!Booker上榜,张伯伦承包5名
NBA历史上的8大空砍!Booker上榜,张伯伦承包5名
能够在一场比赛里拿到60分以上的高分,实际上是一件非常值得纪念的事情,毕竟60分可不是每一个赛季都能
NBA历史上的五大「如果」!乔丹是被市场宣传,最伟大球员是贾
NBA历史上的五大「如果」!乔丹是被市场宣传,最伟大球员是贾
NBA的历史给我们留下了太多难以预想的假设。如果当年底特律活塞选中了Carmelo Anthony会
NBA历史上的五大巨人!226cm的姚明只能排第五?
NBA历史上的五大巨人!226cm的姚明只能排第五?
大家都知道,虽然篮球在世界範围的普及程度很不错,但是论国际影响力篮球却比不上足球,其中最大的原因之一
NBA历史上的同队大三元!历史仅7次,近十年无人做到
NBA历史上的同队大三元!历史仅7次,近十年无人做到
随着时代节奏的加快和团队篮球的流行,如今联盟里有球员拿到大三元可以说是越来越常见的事情,甚至在上赛季